欢迎访问本公司网站 您还没有 [ 登录 ]

艾克背景故事更新:摇篮曲中安睡的孩子

栏目:行业资讯丨时间:12-25丨来源:网络整理丨作者:采集侠

1

  这一天简直就像一个星期那样漫长。

  对于艾克来说,这句话很贴切,当然也许说这一天其实就是一个星期更贴切点。所有事情都糟透了,几乎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才能让生活重回正轨。先是Ajuna那小子爬上老饿鬼钟塔差点送了命。他太想变得跟艾克一样不同,以至于他的朋友都来不及阻止他,他就撑竿跳到一个污水池中央的高高的钟塔之上,但是Ajuna显然没能成功。唯一幸运的就是艾克还来得及发动他的驱动- Z,十八次——他足足听了十八次那个小男孩在死前令人血液冰结的惨叫声,才终于找到正确的方式接住Ajuna,救下了他。

  这之后,当艾克在Ferros氏族的废品堆中翻找想要弄些零件的时候,有群凶神恶煞的氏族帮派守夜人把他围了起来。这群人比一般帮派的人身材高大许多,也看上去更加令人作呕。艾克对于他们打算随便射杀自己的行为倒是毫不意外,皮城人和他们的手下才不会在乎艾克这种街头流浪的小子的性命,但是这群人的速度让艾克吃惊了一下。幸好他还有驱动-Z,这东西就是被围的走投无路的时候拿来脱身用的。但是在好些次倒转时间之后,艾克还是决定改变战略,他掏出了自己最新的小玩具——闪光黏附器。这玩意是用来爆炸产生一片炫目的闪光,然后把周围所有没被炸掉的东西拉进爆炸中心的。

  但是闪光黏附器没有发挥作用,或者说,发挥的作用和艾克想象中的有很大差别。确实它爆炸了,但是之后的场面就开始变得有意思多了。它没像艾克大部分其他发明那样爆炸,这次蓝色炽热的魔法爆炸在爆炸中途冻结了起来,蓝色的能量光束从爆炸中心呈扇形喷出。所有那些本来以致命的速度向艾克射来的子弹都变得像蜗牛一样慢,甚至连爆炸产生的蓝光本身也被冻结静止在空中。

  事情甚至变得更有趣了,爆炸开始回溯,光团收缩回到中心,又变回了闪光黏附器,刚好回到艾克的手掌中间,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太帅了,艾克这样想。他再次倒转了时间,好让他可以把这闪光黏附器多往那群帮派守夜人头上扔几次。当然,这些当然全是为科学研究啦。

2

  当艾克终于回到家里,他已经累坏了,但是他的头脑还是保持清醒。家是个简单的公寓——简单朴素的家具上没什么装饰。艾克的房间其实只是个用帘子隔开的小角落,堆满了捡来的二手书还有些已经报废的科技产品,这里也是他藏匿闪光黏附器和驱动 Z 这些玩具的地方。今天是难得的爸妈都能提早回家的日子,而他也有些事情想和他们谈一谈。

  “爸、妈”,他对着在驱动 Z 光亮的圆柱表面上自己的倒影练习着,“我不打算去申请任何高等氏族或是那些充满着瞧不起我们的人的皮城的学院了。我想留在这里陪着你们还有我的朋友,我绝对不会背弃祖安。”

  在空荡荡的屋子中,艾克充满自信地说着这些话,但只有墙壁与倒影在做他的听众,安静地听着。

  他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从前门传来。几乎就在同时,艾克把驱动 Z 塞到桌子下方,随手拉过来一件黑色的衣服遮住它。艾克可不想让爸妈因为他能够使用海克斯道具而担忧。

  门打开了,这是今晚艾克的爸妈第一次回到家里。艾克几乎要认不出他们了,他们的工作操劳,让他们比上次艾克几周前看到他俩时更显苍老。他们两人的生活非常规律,下班后,他们会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家,用当天的工资买些几乎填不饱肚子的晚餐,把其余的钱节省下来,拿来交税跟应付一些当地的官员,最后他们会低着头在椅子上睡着,直到艾克帮他们脱下工作靴,扶他们两个上床睡觉。

  艾克的爸妈眼睛下方有着深深的黑影,一副头重得几乎抬不起来的样子。他妈妈的手臂下方夹了一个用纸包装好的小包裹,上面束着细细的绳子。

3

  “今天好吗,我的小天才。”说出这几个字几乎耗尽了他妈妈全身的力气。但当她看见儿子正坐在桌边乖乖地等着他们回家的时候,她的表情就开心了起来,这是假装不来的。

  “嘿,妈妈爸爸”。他们一家三口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了,艾克暗自埋怨着自己没有想出些更好的话。

  他的爸爸看起来非常为自己的儿子自豪,但是在看见艾克的鸡冠头时爸爸的脸色垮了下来。他皱了皱眉,用手指梳过艾克的头发。艾克一边躲开一边想着,距离上次看见爸爸没那么苍老,头发没那么稀疏,额头上也没有这么多皱纹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我告诉过你要把这头发给剪了啊”,艾克的爸爸说,“这会让你在皮城的学校里面看起来不合群的。只有在工厂区里才会有孩子把头发搞成这样。他们什么货色都可以接受,你不要去做那种小混混。你学校的申请怎么样了啊?”

  就是现在,该把事情说清楚了。艾克刚刚练习的那些话已经到了嘴边,但是爸爸的双眼让他又把话咽了下去。

  他妈妈在艾克停顿时接了话。

  “我们给你买了点小礼物。”艾克的妈妈把那个小纸包放在桌上,在艾克伸手接过包裹,并且拆开上面的细麻绳时,他的爸妈都把椅子拉近桌边看着艾克。他很快撕开了油纸,纸包里是一块小小的香喷喷的蛋糕,蛋糕的表面涂满了蜂蜜和糖腌坚果,看起来闪亮亮的。这块蛋糕是从祖安最好的Elline面包铺买的,那里做的糕点在祖安远近驰名,当然那里的东西也不便宜。艾克和他的朋友们经常从那些能够随随便便就去Elline买甜点的有钱人手中偷出这样的奢侈品来吃。

  艾克抬起头来看着他父母。他们两人的眼中充满着笑意。“这东西太贵了。”艾克说,“我们应该买些肉或者粮食之类的,而不是甜点。”

  “我们怎么会忘记你的命名日啊,”爸爸轻笑着说,“不过看来你自己是忘了。”

  艾克的确忘记了这回事。但是就算是这样,这礼物也太奢侈了。特别是在他将要跟爸妈讲一些会粉碎他们希望的坏消息时。罪恶感从他喉头漫开,“如果我们再迟交房租的话,房东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这些事情就让我们来担心吧,你应该吃点好东西的。”妈妈说,“吃吧,你一年也就吃一次嘛。”

  “那你们要吃什么?”

  “我不饿。”她说。

  “我在上班时吃过了。”爸爸显然在说谎,“我在皮城买的起司跟肉,真的很好吃。”

2016-12-25 13:16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反馈
意见
回到
顶部